别老看

We never never never care.
We only care about love.

微博销号了,有事私信吧

[点文/全职/双花]ALICE.

@浮沉子 的点文:张佳乐对着电话哭,希望还满意……

#喜当爹(……不)新娘五、六岁(不!)粉红色的爱丽丝(够了——!!)/科学再见




——pink pink pink!(((




午觉刚睡醒人还有点困困的,宋奇英坐在座位上搓把脸,拿起耳机正准备投入下午的训练,就听邻座“嘭——”一声。

什……宋奇英闻声侧头。


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还老老实实坐在训练椅上,埋在他自己的衣服里,在贴身的套头T下显得更小了。张新杰手撑膝盖弯低身子才能与变小的人对视,了解完情况他迟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张佳乐的头。


心理年龄也相应变小了,按牙齿生长情况来看,年龄大概是五、六岁。

霸图队长皱着眉头双手抱臂,听完自家副队的推测略一点头,问,是蛋糕的问题?

嗯,目前看来是,除了甜品是在后街西饼屋买的,其他跟我们一样都在战队吃的早午饭。

新杰你通知经理和队医,我去后街一趟。

好。张新杰掏出手机,不过…他看张佳乐一眼,说,依前辈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也该通知他的监护人?


张新杰考虑得也周全,若是马上就能变回来当然不必让家人一起担心,可万一事情大条了,总不能指望一个小孩子自己做决定。

韩文清还未开口,就看事发以来一直淡定得出乎意料的张佳乐从椅子上爬下来。层层叠叠的衣服绊了他一下,宋奇英连忙矮身扶了一把。张佳乐皱着一张小脸不耐烦地甩甩小短腿,把缠人的裤子蹬掉。他身上就套了一件长袖T,衣摆盖在膝盖上,小胳膊藏在长袖子里,看起来像个唱大戏的。

张佳乐噔噔跑两步,扑到张新杰身前,抱住他的腿。


手机,要手机!张佳乐仰起一张小脸,伸直小胳膊去够,够不着还努力蹦两下。可不可以给我……



孙哲平接到张新杰的来电并没有太惊讶,张佳乐训练期间不带电话,有事都和他Q说,这会儿应该是他借了手机打来的。


喂。

大孙!


那头声音听起来说不出的陌生奇怪,声线又细又软像一根毛茸茸的棉线。像张佳乐,又一点不像他。孙哲平疑惑地喊一声,乐?张佳乐?

唔,是乐乐。张佳乐说话很慢,尾音不由自主地拖长,奶声奶气,听起来就像——

告诉你呀,我变小啦!


啊!?孙哲平脑子一懵。听起来真真的,不像张佳乐故意逗他玩,孙哲平眨眼,变小了?!他一下就急了,利索打开网页订票,问,你现在什么情况?人在战队还是医院?有哪儿不舒服没?张新杰在你边上?


孙哲平一着急声音也不自觉提高,张佳乐给他大声得吓到了,嘴立马就瘪下来。他摇摇头,低头看着自己光着的小脚丫,踩在地上有点凉凉的。孙哲平那么多问题……张佳乐要哭不哭的,说,张新杰跟老韩讲话,都不理我…你来好不好……


好、好。孙哲平赶紧答应,认得这么多年,最怕张佳乐哭。他放轻声音,有点笨拙地哄着自己喜欢挺久的前搭档,你乖,别哭。

不哄还好,一被宝贝小孩子的委屈劲儿全都上来,立马就抽着鼻子哭出来:呜呜…大孙你快点来……我想吃糖糖……



一群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谁都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好不容易给这小祖宗把眼泪收住了。带张佳乐回宿舍,搁被子里,秋天还是挺凉的。队医做了简单检查,看不出什么端倪,把韩文清又去买来的蛋糕拿回去研究了。


孙哲平赶到时张佳乐正窝在床上看动画片,张新杰在一旁看护着。张佳乐一见到孙哲平就双手举高蹦起来喊他,大孙!大孙!大孙!

长袖子已经被张新杰悉心地卷起来,但衣服仍是大得像裙子,滑稽,又说不出的可爱。孙哲平没想到张佳乐见到自己会那么欢喜,心里有股难以言喻的惊喜和感动。应一声,展开一个笑大步走过去把张佳乐抱起来举高。张佳乐闭着眼哇哇乱叫,就被安稳地搂在怀里。


孙哲平向张新杰了解情况,一听除了变小身体没有异常就稍放心了点。


两人的对话张佳乐听一半就不想听了,扭来扭去要吸引孙哲平的注意,捏他的脸要他看自己。

大孙,糖糖呢,你有没有给我带的?

必须有。孙哲平单手托着张佳乐,左手在兜里掏了掏,拿出候机时在机场买的巧克力。张佳乐很好哄地就开心起来,甜甜地孙哲平脸上亲一口。


什么时候能变回来还不确定,一件行李都没带的孙哲平果断在张佳乐宿舍住下。



队友买了童装回来,张佳乐无比嫌弃,蹦来蹦去不肯穿。


这上头有熊猫啊,多好看,你不喜欢?

不要,一点都不酷!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孙哲平给他逗笑了,问,那什么样儿的酷?


张佳乐有点害羞地眨眨眼,咬着下唇指指孙哲平。孙哲平拎起自己的皮夹克扇扇,问黑的酷?

唔,张佳乐点点头,说还有狮子。

成,孙哲平在张佳乐的衣柜里翻了翻,果然有条大针织披肩,以前都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冬天夜里玩电脑就喜欢搭腿上。孙哲平拿披肩把小乐乐一裹,抱起来,说咱出去买特酷的衣服去?

嗯!


很快搭好一身,孙哲平又买了几件换洗的,以及小孩子的日常用品。逛完商场出来张佳乐闹着要吃冰激凌,孙哲平给他买一支甜筒,亲子装的二人坐在长椅上看喷泉和白鸽。张佳乐不乐意挨着坐,爬到孙哲平怀里要他抱。

孙哲平又好笑又无奈,张佳乐从来不这么粘人。孙哲平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小辫子短没了,染过的粉色却还在,小孩子白白嫩嫩的顶一头酷炫的粉毛像个假的瓷娃娃一样。不过要不是这离奇的事儿,张佳乐也不会跟他这么亲,不会坐在他怀里,孙哲平也没机会这么抱着他。

正想着张佳乐突然半个身子都转过来,举高冰激凌喂到孙哲平嘴边,说大孙,吃!

孙哲平张嘴咬一口色彩绚丽的冰激凌球,甜的,凉的。


晚餐吃的小孩子都喜欢的汉堡肉和炸薯条,张佳乐把汉堡里夹的西红柿和生菜都挑出去扔掉,被孙哲平皱着眉瞪,才一眼就立马瘪嘴要放大招,孙哲平瞬间完败。哄了半天张佳乐才抽抽搭搭答应把孙哲平汉堡里的蔬菜两个人分着吃。

孙哲平感觉不好,张佳乐跟着自己教育很成问题,他根本没办法对他说不。不过……张佳乐眼睛还红红的,大招的余温未散,这会儿已经乖巧地拿着西红柿片自己先咬一口,又举高递到孙哲平面前要他也吃,番茄汁流了一手。孙哲平低头把捏得乱七八糟的蔬果吃进嘴里,张佳乐就咯咯笑起来。

不过,如果只是短期的,就让他宠宠张佳乐吧。



晚上洗过澡,孙哲平还是给张佳乐换回他成人的衣裳,要是夜里突然变回来也不至于被勒着。

被子和枕头都是张佳乐的味道,怀里这只货真价实的却被儿童沐浴露洗得一股子奶香味儿。


大孙,想吃糖糖。

明天睡醒吃好不?

不好……

那吃完再刷遍牙?

唔…张佳乐衡量了一下,刷牙太烦了,摇摇头,说还是明天吃吧。

对吧,都搁桌上呢,又跑不了。孙哲平顺了顺张佳乐的背,说睡觉吧。

怀里的小脑袋动一动,又冒出来,问,那大孙你明天是不是也还在的?


孙哲平有点小心律不齐,答应说,在啊,你一睁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我。

可是…可是!张佳乐往孙哲平身上拱,最后趴人身上,借着居高临下的气势进行讨伐。可是你都不跟我讲话……也不来看我……

孙哲平怔怔地看着这张幼化的脸孔,抬手将张佳乐搂近,在他额头上落一个吻。

我错了。

接到软语道歉和安慰的亲吻,张佳乐就不生气了。小孩子总是单纯又诚实,他侧脸趴在孙哲平身上,委屈地呢喃,我好想你……


乐乐,为什么变小了第一个打给我?

因为你给我买糖糖。

……


张佳乐困了,十点钟是好孩子睡觉的时间。孙哲平慢慢把小小的身体抱下去,让他舒服地靠在自己怀里。张佳乐迷迷糊糊的还不忘继续数落孙哲平。

你都不想我,你都没有良心…我最喜欢你,你都不知道……

想你想你。孙哲平说着低头再次亲吻张佳乐的额头,不知道他变回来还能不能记得这段。他拍拍张佳乐的背,说,现在知道了,别怄了啊乖,睡觉了。



孙哲平醒来时几乎半边身子都麻了,单人床睡两个成年人太拥挤。张佳乐不知是几时变回来的,一直压在他身上。一下看到熟悉的脸,孙哲平醒了个彻底,撑起身体把张佳乐也晃醒。


乐乐,醒醒,有哪里不舒服没有?

唔…张佳乐被推得坐起来,抬手揉揉眼睛,好半天才对焦,看到孙哲平一张焦急的脸就笑。你真的没骗我,说着又放松下来,倾身搂着孙哲平脖子把自己挂上去。

第一眼看到的真的是你。




#团圆一下XD祝大家月饼节千里共发财!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评论(44)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