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老看

We never never never care.
We only care about love.

微博销号了,有事私信吧

闹到最后散场,孙哲平也没吃上自己的生日蛋糕。因为一身奶油张佳乐开始脱衣服,打算直接洗澡,说怎么搞啊寿星,咱寝室算毁啦。

孙哲平说你们就疯吧,还给我买三个,合着我一口都没吃上。说着踩到一坨歪倒的奶油整个人一滑,赶忙扶墙才稳住。

张佳乐看得哈哈直笑,手指在自己花花白白的脸蛋上一抹,伸给孙哲平,说喏,幸存的。

孙哲平想也没想,张口把喂到嘴边的奶油含进嘴里。

然后两个人都愣住。

甜丝丝的奶油在无声的尴尬中融化,湿热的舌尖触到柔软的指腹,暧昧丛生。


#新的一岁,新的开始,告别单身,从(擦枪走火)好搭档开始

#大孙生日快乐!爱你么么哒!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fin.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世界观荒唐


张佳乐说的先例孙哲平也查到过,被收养的是于被救助国疮痍中发现的伤残孤儿,对此双方都十分乐见且彰显了人道主义精神。

然而国内近百年都没有这种捡个孩子来养的先例。自然出生的孩子都很金贵,不会随便扔了给别人捡。既然在看不见的地方还生活着其他人,而这些人中没人用这种方式成功获得合理身份——连失败的情况都查不到,说明此法并不可行。

更何况,张佳乐还有大麻烦在身上,就这么让他暴露太危险。


孙哲平的手掌盖在张佳乐发顶,他的头发很软,流云离开后日光沿着发丝落下浅浅的光。张佳乐才说了一句就被孙哲平劈头盖脸打断,也不生气,就安静下来认真听他讲话。他仍环抱...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7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世界观荒唐


订完建材与花,孙哲平也不打算干正事了。虽不至于末日,但多少有点先狂欢了再说的意思。

张佳乐想打游戏,还想有零嘴吃,就自己动手用昨天采购的食材炸了可乐饼,边玩边吃。


他俩戴上虹片并肩靠在弧形沙发里,游戏接入神经系统,由大脑直接控制游戏中的角色。此时人体感官敏感度会降低,对外界无法及时做出反应。弧形沙发关合闭口,形成相对封闭的安全游戏空间。

游戏开启没一会儿,孙哲平就老感觉旁边有动静。他调高敏感度脱离游戏,就看张佳乐已经从老实呆在他身旁的姿势,变成了下半身跪地毯上半身趴沙发的模样。

游戏内手中放着枪,游戏外手中边抓着可乐饼准确喂到嘴里,...

[全职/双花]有一天张佳乐闲来无事搜起了自己的名字

有一天张佳乐闲来无事搜起了自己的名字。

那会儿是第二赛季常规赛,百花在新战队里比较冒尖,常规赛才打一半就被约了采访。十八九的大男孩比较容易膨胀,采访完当天晚上张佳乐浮着心也无心游戏了,盘腿坐床上玩手机就开始搜自己。

搜到一篇写他和孙哲平的报道,没什么实质内容。

张佳乐兴奋地举起手机给孙哲平看,孙哲平侧身看两眼,说哦。


于是张佳乐时不时就搜一下自己的名字解闷。

提到他通常也会提到孙哲平,作为联盟第一支两个核心战队的当家选手,他俩的名字算从此捆绑了。

普遍内容是夸他俩有默契。张佳乐就很嘚瑟,就爱看人夸他们组合。不过他一般不给孙哲平看,孙哲平反应太没劲。

翻着翻着看到一句,吹他俩默...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6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世界观荒唐


再醒来时昨夜的成像已经消失了。孙哲平过得比较随性,休息日偶尔睡到日上三竿,家庭AI鲜有定时定点的设定,全凭主人随心所欲操纵。

此刻卧室内仍是昏暗适睡的,看不出时间,也没有其他声音,日光与世界一同被隔离在外。

张佳乐也没想到是他先醒来。他懒懒闭上眼又睁开,双眼对焦,世界清晰了一些。趴了一晚上腰酸背痛,不过醒来第一件事还是撑起身体,给还在打呼的孙哲平一个早安吻。接着颜色艳丽的虚拟屏就凑过来。

张佳乐无语,抬手弹小桃红的脑门,把它赶出去。


在他十七岁时的世界,AI还没那么机敏且狗腿。那时候人类还是有隐私可言的。张佳乐靠回孙哲平怀里,拉起滑...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4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世界观荒唐


04.

孙哲平说你还小。

张佳乐却说,但是你不小了。他叹气道,哎,总不能让你到28岁还是魔法师吧。

孙哲平登时给他塞得笑出声,说你还挺操心。

应该的。张佳乐点头认领了夸奖,为自己男朋友操心简直美滋滋。他端正的说,我回来了,你不用守身如玉了呀。

行,知道了。孙哲平兜起张佳乐起身,说,这个晚点儿再议,先收拾你洗洗睡。

张佳乐放松下去的神经又绷起来,敏感的问你不跟我洗洗睡吗?

窗外天色已经泛白,无论黑夜里发生过什么,太阳依然照常升起。孙哲平拍拍他,安抚道,我得工作养小宝贝儿啊。


请假要接受健康中心的身心状况评估,这个节...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3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世界观荒唐


03.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孙哲平瞬间警觉。他问道,你查我?

会不爽是当然的。他是花钱找乐子,死前狂欢的,不是来得安慰奖的。

张佳乐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痴痴的说,没有我陪你,你一个人可怎么办的……

孙哲平坐起身,说,你给我等会儿——

你等一下我去找BOSS。


孙哲平又一次被打断了,这金主当得毫无尊严。那头又冒出声音,犹豫着,怯怯的。张佳乐说,孙哲平,你再多等我一下下。

接着传来远去的脚步声,急促的,像是真的有人在奔跑。


我※操!

孙哲平站起来走来走去,脑子懵着,血却飞快的淌,心房鼓※胀得要超负荷一般...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2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世界观荒唐


02.

少儿不宜的事既然做不成,不如早早睡觉。

孙哲平让张佳乐找段书来念,权当睡眠BGM了。他躺好闭眼,聊天窗口就重新回到虚拟屏里,悬浮在一旁,像是真的有人靠在床头轻轻软软的念书给他听一样。

孙哲平感觉不错,这个包月钱出得不亏。


张佳乐读的是一本描写过去某段时期的小说,那个时候人们还在靠第六感寻找爱人,不太靠谱。

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未必能找到,有的人找错了又重新寻觅,也有人选择将错就错。那时候的一生,就像一个效率低下却又十分浪漫的游戏。


不像现在,每个人一出生就会进行大脑检测,天...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0-1

#孙哲平生贺/非原著向


0.

人还未进屋,玄关处的灯光先亮了。孙哲平一踏入就摸上右腕,轻车熟路通过指纹认证。搭扣被解开时手环还“滴滴”了两声,像人类在垂死挣扎。

作为接替,他身侧的虚拟屏冒出来。孙哲平不耐烦的抬手一晃,踢了鞋就走,歪倒的鞋立刻被家里的地控机器人拾了,摆进鞋柜的清洁层里。而那些被打散的光点茫茫转一圈,又重新组聚在一起,像群小小的萤火虫,平稳的追着孙哲平飞舞相随。


论起执着来,人类比程序还是差了点儿。屋内的灯一盏盏亮起来又一盏盏熄下去,孙哲平不喜欢太敞亮。他在餐台旁翻杯倒了酒,端着斜斜靠上桌沿,先喝一口,再一招手让边上的虚拟屏呆眼前来,招猫逗狗似的。小亮点们立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