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老看

We never never never care.
We only care about love.

微博销号了,有事私信吧

[魔快/白黑]夹带私逃

#六月二十一日

#Palpitation!


黑羽快斗放下笔轻轻向后靠去,因斜坐而翘起的椅脚终于落地,在教室里发出小小的声响。白马探闻声抬手曲着手指摸了摸他的发尾。

温热的触感落在后颈处细软的短发上,带来一点让人紧张的麻,黑羽快斗缩缩肩,索性仰头枕到人家课桌上。白马探展开手心垫着他的脑袋,先看眼讲台上伏首教案的内山,才垂眼去看黑羽快斗倒立的眉眼。他一笑起来就连眼睛也是弯弯的,教人很难不觉得他可爱。

真是太明目张胆了,白马探就被他无声的傻乐表情感染得也露出笑意,心想,这一刻的冲动居然比怪盗君的秘密更难掩藏。


黑羽快斗的额发都从倒立的脸上垂下来,露出一张完整的脸,瞳色因光线的偏...

似你盛放

最近的寝香是脏话。连续三晚,感觉有点上头。这支香像孙哲平,孙哲平真的让人上头。

用嗅觉去模拟一个人还挺好玩,遂来闲扯淡两句香水和那些全职的男人(孩)们。


#不谈成分纯聊感官喜好,私人范畴,一家之言

#无关战斗风格纯爱向,惯性双花外无CP,随意搭,不靠男女香分攻受

#Por Una Cabeza


「脏话」我入很久了。最初因为LOVE&PEACE甜得恰合心意,去了解橘滋家,被这个名字一发击中,就盲撸回来。

他是我盲撸最成功的一款,也是我极少穿出门的一款。他不像其他男香,打扮酷一点就能驾驭。他是养不家驯不熟的食肉动物。是孙哲平长腿曲在严实的牛仔布料里,蹬了皮革马靴,靴边挂...

[全职/双花]wow

#脑洞与表情来自某个说要拿很可爱的东西投喂我的小可爱

#女装有/全程都有点糟糕

#Tanning in your sunray


张佳乐照例踩着点走进训练室,还在连连打哈欠,刚落座就听身后爆出一声惊天:“卧槽!”

哈欠打得泪眼朦胧也不影响他及时凑热闹,闻声就边扭身边揉眼睛去瞧,谁想声源处的队友也正在回头看他。张佳乐给人看得一愣,瞌睡褪了大半。附近同样爱凑热闹的队员都围过去,围观完也齐刷刷抬头看向张佳乐,一个个眼神分明有戏。

张佳乐在队员们一脸“wow……”的表情里醒了个彻底,一脸懵圈的问,干嘛啊、什么情况啊?

说着自己也过去,然后就禁声了。诡异的沉默出现在一大早朝气蓬勃的百花...

[ABO/全职/双花]一辆蛇行车

#日子好,适合稍微出下格

#三观不美,无肉不欢,非清纯不做作的x浪x&dirty talk

#预警都做在前面,再点进来有任何不适我也不会负责哦


孙哲平醒得很艰难,混沌的意识花了半晌终于逐渐清明。随即他就觉出不对来。双臂因被动固定而略有酸痛,孙哲平稍使了点力,手腕上的湿毛巾就受摩擦而绞得更紧。绑得相当牢。孙哲平深吸口气,突然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气味,顿时疯狂挣动起来——他被反手绑住,而屋内另一个Omega正在发情期,瞬间太多可怕的猜想汹涌灌入他的大脑。

床头的铁架被磕得直响,那响声吓到张佳乐了。他两步跑过去,推开卧室门,孙哲平登时愣住。


张佳乐完好的站在门口,散着纯净的...

张佳乐决定把头发剪了,留了挺多年,真剪的时候还有点儿舍不得。他惆怅的放一撮断发在手心里,拍照发给孙哲平看,打算让孙哲平陪自己一块儿惆怅。孙哲平秒回,要系个红绳给我?
得了,惆怅啥,剪吧。

来推你入坑以来最喜欢的双花文

可新可老,最好附上作者ID和地址(和简介感想才是正确的安利姿势XD)


评论里抽个妹子送支纪梵希小羊皮变色,很浅的樱花粉,在念书的小姑娘也可以日常用

过百再抽个送小天鹅家的小坠子,一直搁抽屉没玩过不如给妹子玩了,盒子有点磨


周日抽,非推文就不回了哈,我可能要正着或者倒着点数字抽……我的也不推了哈

等结果都挺烦的吧,来找点乐子~

--------

数不清楚,闭眼一划拉鼠标抽了, @倾砚  @截毛残翅男果蝇 妹子私信我下收货地址吧

粮很多,爱很多,开心也该很多~愿意的话之后还遇上了他俩的心头好欢迎继续来安利...

#本想趁节日忽悠俩妹儿聊一分钱的天,结果你们真是太可爱了……完全不疑有他一本正经点起了文,搞得我良心好痛

#各种梗都揉一起了/照例不打正经tag/just for fun &双花


0.

百花坞内绝情谷,张教主曾是闻名江湖的神医。

与所有神医一样,对了他的眼缘,就是罪囚乞丐也医;可若是冲了他的脾性,天王老子也不救。

只是,张神医有一命门——他心肠软,当真要他见死不救,他亦做不到。但凡有攀上绝情谷,垂死挣扎到他门前的,他都为着不见其苦而送其一程。

毕竟医毒不分家,比他那出神入化的回春妙手更妙的是,张佳乐还使得一手好毒。

除了习医研毒,张佳乐闲时还爱制造些小机关。

毕...

[全职/双花]All I WANT

#all i have番外/无肉不欢


张佳乐穿回来后接起孙哲平的电话,跟对暗号似的问了句,是你吗?

孙哲平配合他答,是我。

张佳乐摸摸鼻子,说我们这就回来了啊……

嗯。孙哲平应一声,问他,干嘛呢?

啊?我刚洗完澡。张佳乐有点不适应孙哲平跟他在电话里扯淡,回到现实了,他俩就没什么任务身份了。他扶着手机坐下,想了想笑起来,又说,洗澡之前在等你电话。

突然空气就变很甜蜜。电话那头顿了顿,就听孙哲平说我明天过来,你们是今晚复盘还是明天?

今晚。张佳乐说完又补充道,我们复盘都在比赛当天。


于是从那天起每周休息日,张佳乐都不待霸图宿舍了,遇上实力太悬殊没什么盘可复的队,结束的早...

[全职/双花]All I Have#FIN.

#乱来向

#Searching Where The Sea Drowned The Sun


无智者


06.

张佳乐估的时间还挺准,他们昨天刚复盘第一轮客场。介于百花领跑了常规赛,八强赛客场安排得很早。眼下离半决赛还有两天半。


只有两个白天三个夜晚的时间给他们磨合。

对孙哲平而言,吃透新百花打法需要一场比赛的时间,而彻底驾驭脱胎换骨的百花缭乱,也只用了一个晚上。毕竟这些年,在苦练和成长的不只张佳乐一个人。

剩下两天可以留给全队适应了。孙哲平接了捅热水来,放张佳乐床边,又拎张椅子过来坐对面,喊张佳乐一声,说过来。


张佳乐在边做手操边看他俩刚才的竞技场视频,听话...

[全职/双花]All I Have#5

#乱来向/猫化有


无智者


05.

孙哲平心累的往地上一蹲,完全不想说话。张佳乐倒是心情好得快,立刻从触景生情转换成对猫体态的新奇,他四爪着地,竖着尾巴绕着孙哲平走圈。

哇,当猫原来是这种感觉。

张佳乐还挺兴奋,见孙哲平不接腔,就在他面前也坐下,尾巴不专业的摇来摇去。他白白的,除了腰上几块橙色的毛,动起来像花瓣,坐下时挤在一起又成了颗小爱心。孙哲平则是只长毛黑底夹金的玳瑁,张佳乐觉得他贼帅。要死了,变猫他都觉得孙哲平帅。

哎,孙哲平,你说变猫会接到什么任务?

张佳乐是短毛猫,所以脑袋显得圆圆的。他歪着圆圆的脑袋盯着孙哲平瞧,晴空一般的蓝眼睛也圆圆的。孙哲平看着看着,意外...